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香港六合手机查看 > 园丁风采 > 名师工作室 > 陈玉环 > 正文内容

记者手记:纪念一位登过山的老人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25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我与俞关荣只见过一面,那是在2019年7月12日的拉萨,西藏拉萨喜马拉雅登山向导学校举行的建校20周年校庆纪念活动上。 当时,俞关荣的妻子正握着一名资深登山向导的手,激动地说他们全家找了这名向导很多年。

  
 

   我于是上去攀谈,得知俞关荣2007年曾尝试攀登慕士塔格峰,但在冲顶过程中出现幻觉,是那名向导果断带着俞关荣下撤,救了他一命。 那天拉萨下着雨,但现场气氛很热烈。 来参加活动的都是学校的毕业生,以及像俞老这样在西藏登山向导带领下登过山的普通人。

  
 

   一起上过山的人在山下再见总是格外亲,或许是因为曾经把生命交到过彼此手里吧。 俞老那天状态也很好,没问他年龄之前,我完全想不到他当时已是70岁的老人。 当得知他还是武汉长江救援志愿队的创始人时,我更是惊讶,还暗自感叹:有心尝试登山运动的人,果然都有着不一般的生命力。 但6日晚我得知,俞关荣已于武汉去世,终年71岁,去世前曾发现肺部感染,但未做过核酸检测,不确定是否患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。 《楚天都市报》的报道里,俞关荣的妻子说,他救了一辈子人,最后这样走了。

  
 

   事实上,我并不能算认识俞老。

  
 

   去年那场活动上的人很多,我匆匆问过他和向导间的故事后,便与他在人群中走散。

  
 

   搜索新华社的报道,我拼凑出一些俞关荣的生命轨迹。

  
 

   他是武汉市一名普通的体育爱好者,2007年成功横渡琼州海峡,2008年当选为北京奥运会火炬手,手持祥云火炬跨越三峡大坝。

  
 

   2010年,武汉市18支冬泳队自发组建了长江救援志愿队,救援在长江与汉江中溺水遇险的人,俞关荣是当时的队长。 2014年,一名年过花甲的队员在救人时牺牲,志愿队因此走入公众视野。 人们于是知道了,入队者都要签订报名须知,其中明确写着:“本人在报名时意识到了志愿参与的救援行动本身潜在的风险,且可能得不到合理的赔偿。

  
 

   ”俞关荣当时接受采访说,江中救人就是“以命搏命”,志愿者必须清楚其中的风险,也必须有舍己为人的精神。 我想,登过雪山的俞老一定很清楚生命的脆弱,但他绝非不珍视自己生命的人。

  
 

   他曾跟我说,虽然2007年向导的决定导致他没有登顶,但他感谢那名向导:“当时向导只跟我说了一句‘山就在那里,什么时候都能再来’。

  
 

   ”他后来的状态也证明,山上一时的失意并没有让他消沉。 2008年参与火炬传递之前,俞关荣曾面对新华社的镜头说:“我们中国人60岁就是应该有这样的风貌,不光是精神状态上,(身体上也)都要有像年轻人一样的状态。

  
 

   ”他做到了,以至于去年我第一眼看到他时,还以为他刚刚退休,正准备用登山来开启一段全新的人生体验。 俞老对我讲过的寥寥数语,我最终没有用在稿件里。 而搜索采访素材,我发现自己竟也没有为他拍下一张照片。 去年那天的拉萨略有寒意,雨中的我带着采访任务有些疲于奔命。 我采访过很多曾在雪山上探索生命意义的人,但我没想到,他们其中一位的生命,会在这个冬天凋零。 写下这篇单薄的回忆,只为纪念一位因山而有过一面之缘的老人。

  
 

   我想,他曾用力活过。

  
 

   (新华社拉萨2月7日电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